欢迎访问奇迹赌场!

七国之乱持续了多久 周亚夫如何平定七国之乱?

时间:2018-10-18 20:00:00编辑:文二

吴王刘濞从他的国都广陵(今江苏扬州西北)出发,亲率20万人,统合各路诸侯,浩浩荡荡渡过淮河北上。他的战略是,以南越兵攻占长沙以北地区,再西趋巴、蜀、汉中;东瓯、楚、淮南、济北诸王会同吴军西取洛阳;齐、菑川、济南、济北诸王与赵王先攻占河间(今河北献县东南)、河内(今河南武涉西南),再或入临晋关(今陕西大荔东),或与吴军会师洛阳;燕王北取代郡、云中后,再联合匈奴南下,经萧关(今宁夏固原东南)迂回;吴王率吴、楚军,与齐、赵等会师,直捣长安。

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,然而南越不肯发兵相从,匈奴迟迟不动,各地诸侯除了原先联络定的六国外,其它也都作壁上观,暂时不肯表明态度。尤其是吴、楚联军进入河南地区以后,就遭遇到梁王的顽强抵抗。梁王刘武是景帝的亲弟弟,当然不能容许叛军轻易通过自己的领地。刘濞在棘壁(今河南永城西北)一战,歼灭梁军数万人,刘武退守睢阳(今河南商丘东南)。

0e98af044556f67d7985e486de9b18d3.jpg

晁错才死不久,谒者仆射邓先就从前线回来,觐见景帝。景帝问他:“闻晁错死,吴楚罢不?”邓先回答:“吴王准备造反已经数十年了,愤怒陛下削藩,请诛杀晁错,都不过借口而已。您这个举措一下,我怕从此天下之士都闭上嘴巴,不敢再进忠言了。”

景帝大惊,询问缘由,邓先回答说:“晁错担心诸侯强大,难以制约,所以请求削藩,以加强中央权力,这是对子孙万事都有利的大计。结果计划才刚开始实行,陛下就杀了晁错,这对内封住了忠臣进谏之口,对外是为反叛的诸侯们报仇。我个人以为您不应该这样做。”景帝默然良久,才说:“你说得对,我也有点后悔。”

袁盎捧着晁错的人头前往吴营议和,反被刘濞扣押,千辛万苦才得以逃归长安。景帝听到刘濞确实不肯退兵的消息,这才最终梦醒,深悔自己不该害死晁错。然而后悔药是没处去吃的,既然议和不成,那就只有奋起一战了。以谁为将好呢?他想到了周勃的儿子周亚夫。

文帝后六年(前158),匈奴6万精骑侵入上郡、云中,逼近长安。文帝匆忙派令免、苏意、张武率军防守飞狐(今河北尉县东南60里)、句注、北地,派周亚夫、刘礼、徐厉屯兵长安附近的细柳、灞上和棘门,以拱卫京师。为了鼓舞士气,文帝亲往各营劳军,等到了细柳营,却被军门都尉拦住。都尉说:“军队中只遵将令,不遵天子的诏命。”

等了一会儿,才听见周亚夫在里面大喊:“开壁门。”劳军时,只见军容严整,周亚夫身披铠甲,手持兵器,长揖不拜,说:“穿甲无法跪拜,请以军礼觐见陛下。”文帝慨叹说:“这才是真将军!我去看过棘门、灞上的驻军,都像儿戏一般,那里的将军遭受一次袭击就可能被俘虏,而像周亚夫这样的,有人敢来袭击他吗?”

7d0ca4eaa6c26070cd67e730532cafee.jpg

文帝就此对周亚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临终前还关照太子刘启:“即有缓急,周亚夫真可任将兵。”现在吴、楚乱起,景帝想起了父亲的话,就拜周亚夫为太尉,统率汉军主力出击,同时派曲周侯郦寄去袭击赵国、栾布去袭击齐国,任窦婴为大将军,集兵于战略要地荥阳(今河南荥阳东北),支援各路官军。

这个计划相当稳妥,因为叛军主力只有吴、楚两国而已——原本答应举事的齐王临时背盟,据城自守,济北王则被朝廷派去的官员监视了起来,无法出兵,胶东、胶西、菑川、济南等四王因此改变了进攻洛阳与吴、楚会师西进长安的计划,转而去进攻齐国都城临淄(今山东临淄北)——只要击败吴、楚联军,叛乱即可一鼓荡平。

此时梁王刘武困守睢阳,形势十分危急,他数次遣人突围而出,来长安求请援军。景帝想命周亚夫即刻前往救援,周亚夫却说:“楚兵非常精锐,难以正面对敌,不如任由吴、楚去进攻梁国,梁王既忠心又勇敢,定可将敌阻挡在睢阳城下。我出奇兵断敌粮道,就可以制服他们。”

景帝汲取了杀晁错的教训,既然把军事全权交给了周亚夫,就不再掣肘或者怀疑他,让他放手去干。于是周亚夫不走潼关、洛阳大路,却秘密取道蓝田、武关,再突出洛阳,驻军昌邑(今山东金乡西北),坚壁不战,和睢阳呈犄角之势,把叛军主力牢牢锁住。

刘濞顿兵坚城之下,长久不能攻克,粮道又被周亚夫派骑兵部队奇袭切断,士气逐渐低落。周亚夫这才进至下邑(今安徽砀山),但仍坚守不出。吴、楚联军被迫转身猛攻下邑,又不能攻克,士卒逃散的很多。三月,周亚夫以强击弱,以逸攻疲,大破叛军。楚王刘戊自杀,刘濞逃到江南,被东瓯王在汉军的威逼下诱杀。

e198084fef0e1070c7e1d65f2e620410.jpg

同时在山东战场,栾布联合齐军击破四国叛军,胶西王自杀,其余三王被杀。河北方面,赵王刘遂还在和匈奴联络的过程中,都城邯郸就被郦寄团团包围起来,栾布平定山东后北上与郦寄会师,终于灭亡赵国。

经过三个月的时间,这场来势汹汹的叛乱,就被彻底平定。景帝回想往事,更感觉晁错所言,句句都是金玉。